第七十五章,扭曲的童年(1 / 2)

加入书签

而早在蔡永霖十六岁那年,母亲就发现他有发现有严重的暴力倾向。曾与好友游玩后一起在同一个房间居住,在晚上睡觉的时候蔡永霖同学被疼醒,醒来后发现自己竟然被绑在床上,而蔡永霖面容狰狞,正在用刀对自己进行劈砍。在不断的呼救下,父母赶到并将蔡永霖制服。

但是当时蔡永霖声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,据他说自己在又意识的时候就被人安在地上了。在那之后母亲听说这有可能是人格分裂,而分裂出来的人格可能就是那个残忍暴力的人格。这也属于精神疾病。在伤人之后仅仅被村里批斗后在精神病院治疗聊6个月。

仅两年后,蔡永霖在社会上与一个姓杨的男人相识,在某天晚上两人一同外出吃宵夜后杨某失踪,在警方询问时蔡永霖表示并不知情,而半个月后,在河边的洞穴中找到了严重溃烂尸体,但也只有身体,其余四肢不知所踪。经过法医的检验和身上物品的认定,确定正是失踪半月之久的杨某。

蔡永霖作为最大嫌疑人被抓捕讯问,经过警方的审讯,蔡永霖怎么都不承认了是自己杀害杨某的凶手。由于蔡永霖有医生出具的精神疾病的证明,所以处罚较轻在之后在监狱里面关了几年便放了出来。

在蔡永霖出狱后家里除了母亲,没人待见他。在往后的日子里,其母亲总是见蔡永霖将自己关在屋内一关就是好几天,母亲怕是又犯病了,于是带着他四处求医,希望能治好他的病。

好在蔡永霖平时不犯病和正常人无意。只是因为有精神疾病和杀过人,导致没单位敢用。只可惜母亲年纪也大了,实在是精力有限没办法再继续上班养活他。于是在村子给他搭了个小平房,让蔡永霖已收废品为生。

在蔡永霖搬到这里后,对于附近居民来说,蔡永霖性格孤僻阴暗,对他的了解少之又少,只知道村里有个人精神有些问题,直到此次案件被发现。村民才算是真正的了解了此人的可怕。

老人在讲述蔡永霖同年的过往过程中,可以看的出老人的自责。她认为是自己没有看好蔡永霖,导致他危害了他人性命,让许许多多的家庭破碎。

离开了蔡永霖母亲的家张爵回到警队交代好事情后便待人回到了M市

在之后的案件审理时,正式确认死于蔡永霖手下的有11人,其中韩曼柔也在其中。但失踪的人口却有17人,当对于蔡永霖进行进一步人数确认时,蔡永霖表情冷漠,只是回应自己也不知道究竟杀了多少人,对于控诉表示没有任何异议,至于人数,警方能搜到多少人就是多少人。

M市中级人民法院在一个月后公开审理蔡永霖食人案件,并判处蔡永霖死刑。

张爵刚回到M市刑警大队,一众人齐刷刷的站了起来,顿时响起了热烈的掌声。随着全场的掌声,张爵的情绪却不高,一副高兴不起来的样子,那玻璃罐中泡着的尸体总是缠绕在张爵的脑海中,怎么都挥之不去。

张爵敷衍谢过大家后,径直的走向了自己的办公室。回到办公室随手把房门关了起来。

顺势靠沙发上,点燃一根香烟。张爵此刻多么希望脑海中那些东西如同手中的香烟一样随风消散。经过这件事情张爵也真正的了解道了什么叫残忍什么叫毫无人性,而对于蔡永霖来说人只不过是他的食物而已。这个案子也完全的颠覆了张爵的认知,不知心里这坎什么时候能过去。

傍晚,天羽叫张爵一起来家里搞点小酒。

张爵听到搞点酒,顿时来了精神,真是刚刚瞌睡,就有人给你递了个枕头的那种感觉。

让张爵意外的是,今天的酒局不是在天羽那,而是在苏烟婉的公寓。

到了苏烟婉家的公寓,张爵在楼下迟迟没有上楼,点了支眼转了转。

“张队,在楼下发什么呆那,你要不上来我们就先开吃咯~~”高楼上传来天羽的声音。

听到天羽在叫自己张爵才回过神,推开公寓的大门走了进去。

来到苏烟婉的家一进门,一股淡淡的清香从屋内传来

‘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体香?’张爵脑海中思想万千。

换好拖鞋,张爵有些不自然的走到了屋内,看着这黑白风格的内饰和颇具时尚的装修,也让其了解了苏烟婉也是颇具艺术气息。

“来啦,张大功臣。”苏烟婉围着围裙笑眯眯的走了出来。

一副贤妻良母的样子,让张爵有些傻眼:“真没想到,我们的大美女苏大律师还会做饭呢!.”张爵说着竖起来大拇指。

“你俩就别商业了,来坐下吧,尝尝我姐的手艺,今天我还带了你最喜欢的酒给你接风洗尘。”天羽说道。

“就是,坐吧,张队 ,尝尝我的手艺,我只听好听的啊。”苏烟婉接着话说道。

张爵笑了笑,这来到苏烟婉家的气氛一下子让他心里舒服多了。

“我今天听温蒂说你自从接完案子到回来后心情一直不好,怎么啦?和我们说说呗”正吃着喝着开心时,天羽突然问道。

张爵放下酒杯,叹了口气说:“哎.....也不怕你俩笑话,我干刑警这么多年,手上的案子不计其数,什么样恐怖画面没见过,都快已经麻木了。这次却让我难释怀…想想就觉得恶心。”看张爵的样子是不想再吃了。

“吃饭就吃饭,说那不开心的事干嘛?吃完了慢慢聊不行吗?”苏烟婉“训斥”了一下天羽。

天羽举手投降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