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47章 疯子(1 / 2)

加入书签

容娴右手提着狐狸,左手抬起来挡住鼻子,那宽大的长袖也轻轻垂下将她嘴巴和脸颊也遮掩了起来。

“我就说刚才打斗间怎么就忽来一股怪味儿呢,原来是有狐狸偷溜进来。”容娴垂眸看向手里的狐狸,手还摇了摇,这狐狸也跟着晃了晃。

她嫌弃的将狐狸扔在一边,顺道用业火组成了一个火圈将狐狸关在了里面,她轻轻拍了拍手,眉头皱起道:“这是换毛吗?怎么掉了这么多下来?”

九尾妖王瞪大了眼睛,一双魅惑的眼里满是愤怒。

煦帝这什么人品,居然连狐狸都要污蔑。刚刚煦帝提她的时候手上都被空间给隔绝了,等于说她看似被煦帝提在手中,实则与煦帝在不同的空间里,那是永远都不可能碰到的距离。

就这煦帝还装模作样地拍拍手嫌弃她的狐狸毛,太过分了。更过分的是她修炼有成早就不掉毛了,且她的毛最差也可以做凡人的兵器,他人得到不说欣喜若狂吧,这么嫌弃就太戳人了吧。

容娴拍完手后,那神情自若的划破空间招来些干净的泉水,就在众人眼皮子底下慢吞吞的洗手,口中还懊恼的说:“听说这种长毛的小东西身上最脏了,也不知我一时冲动下碰了后会不会生病。唉,真是愁人啊。”

九尾妖王:这是欺负狐狸这会儿不能说话无法拆穿才这么胡说八道的吧?

煦帝这人脑壳有疾吗?感情丰沛的污蔑她投的是什么??

魏皇神色一言难尽,她沉默了下,还是说了句公道话:“煦帝刚才抓……妖王的时候,本皇在你手上察觉到了空间波动的痕迹。”

九尾妖王眼睛一亮,看向魏皇的眼神是前所未有的亲切。

只要你拆穿煦帝,我们就可以一笑泯恩仇,大家都是好朋友。

魏皇不知她在想什么,但南荒部洲的大魏皇朝与无望森林的妖族仇深似海,想必魏皇是不想要九尾妖王这个好朋友的。

容娴听到魏皇的话,正在洗手的动作一僵,随即她斩钉截铁道:“魏皇感应的对象错了,刚才是这小狐……您说这是妖王?那就算她是妖王好了,刚才是这妖王想要撕开空间从我手中逃走,被我技高一筹拦截了下来,这才有些许波动泄露。”

九尾妖王气得差点跳出火圈一口咬上去,这煦帝不干人事不说人话啊。

夏天子阴阳怪气道:“本皇还以为是某人觉得这狐狸皮毛油亮光滑,手感极佳才出手呢。”

容娴想都不想便脱口而出:“别胡说,我没有这种世俗的欲望。”

夏天子嘴角险些一抽,这喜欢漂亮小动物怎么就成了世俗的欲望了。

这厮不会说话的德行好像有点点眼熟啊。

容娴理了理衣袖,漫不经心道:“为了防止你们误会我,我觉得有必要郑重表态。”

说罢,不等众人反应过来,她眼里闪过一簇火苗,随即包围着九尾妖王的火圈瞬间燃烧了起来,那熊熊大火像是要将世间一切污秽都燃烧殆尽。

离得近的夏天子与魏皇身影瞬间消失,再次出现已经在十丈之外了。

夏天子擦去脑门上的冷汗,脸色难看不已。在抬头看到容娴还站在业火里时,咬牙切齿道:“这个疯子!”

业火烧起来不分敌我,谁有罪就烧谁,是天地间少有公平公正的一位。

天有时还会‘嫉妒英才’,而业火就是六亲不认了。

像煦帝这样使用业火的,根本就是先烧她再烧别人。烧了别人多久就会烧她多久。

这才是真正的#杀敌一千自损八百#的典范,偏偏这种损人不利己的行为独得煦帝恩宠。

哪怕是君复乐,只要一想到容娴使用业火便觉得脊背生凉。

中千界私底下都传言煦帝是个疯批,如今看来还是低估了。

↑返回顶部↑

书页/目录